质量监督热线:13810691839

巴西环球商务旅游国际服务有限公司

当前位置: 首页> 公商考察> 考察报告> 巴西阿根廷价格监管考察报告
巴西阿根廷价格监管考察报告
作者:admin  发表时间:2018-11-30 13:10:03

  2007年2月1日—12日,福建省价格监管考察团一行6人,对巴西、阿根廷的价格监管情况进行了考察。在巴、阿期间,我们受到了巴西国家经济部所属的GCTULIO VARGAS基金经济学院FGV基金会经济研究所和阿根廷中国生产、工业及商业协会以及福建工商总会南美商会的热情接待与协助,并与他们就有关价格管理问题进行了座谈交流和研讨,还到两国有代表性的公司、商场等处进行了实地考察,对两国的部分市场价格监管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。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:

  一、巴西、阿根廷经济发展情况

  巴西位于南美洲东北部,面积851.2万平方公里,居世界第五位,是南美洲面积最大的国家,与除智利和厄瓜多尔以外的南美洲其他国家均有接壤。巴西东濒大西洋,海岸线长约7500公里。北同委内瑞拉、哥伦比亚、圭亚耶、苏里南和法属圭亚那为邻,西部与秘鲁、玻利维亚交界,南与巴拉圭、阿根廷和乌拉圭接壤。人口约1.82亿,其中白种人占54.0%,黑白混血种人占39.9%,黑种人占5.4%,黄种人占0.5%,印第安人占0.2%,官方语言为葡萄牙语,71%的居民信奉天主教。综合实力居拉美首位,经济结构接近发达国家水平,矿产资源丰富,工业基础较雄厚,农牧业、服务业和旅游业较发达,其中铁矿砂储量、产量和出口量均居世界第一位,工业实力和工艺均居拉美首位,咖啡、蔗糖、柑桔产量和出口量世界第一,大豆、牛肉、鸡肉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居世界第二、第一,服务业的产值和就业人口长期保持50%以上。自20世纪9O年代中期起,巴西向外向型经济模式转轨,虽然受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、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、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、2001年底阿根廷金融危机的冲击以及1999年和2002年本国金融动荡的影响,但总的看经济还是取得了较大的发展。卢拉政府上台后,采取稳健的经济政策,金融形势趋于稳定,外资流入加大,生产恢复增长,就业岗位增加,经济实现强劲复苏。

  阿根廷是拉美大国,位于南美洲东南部,东濒大西洋,南与南极洲隔海相望。面积278万平方公里,在拉美仅次于巴西。人口3780多万,其中白种人占97%,多属意大利和西班牙后裔。官方语言为西班牙语。阿根廷是综合国力较强的拉美国家,矿产资源丰富,主要有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、铁、银、铀、铅、锡、石膏、硫磺等;工业门类较齐全,主要有钢铁、电力、汽车、石油、化工、纺织、机械、食品等;农牧业发达,是世界主要粮食生产和出口国之一,素有“世界粮仓肉库”之称。阿根廷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发生严重的债务危机,国民经济大幅衰退。2003年以来,阿根廷政府大力实施税收改革,打击逃税,增收节支,严格财政纪律,控制政府开支,积极干预金融市场,稳定汇率和利率,控制通货膨胀,加速银行和金融体系的调整与改革,基本上解冻银行存款,千方百计促进出口,刺激内需,经济逐渐走出阴霾而呈现出复苏势头。

  二、巴西、阿根廷的价格监管情况

  (一)巴西

  巴西是市场经济国家,在价格管理上实行完全开放的政策,对任何经营者均实行公开的国民待遇,每个经营者都有价格自主权。据巴西GC-TULIO VARGAS基金经济学院格雷万特教授介绍,巴西虽然实行完全开放的价格政策,政府不直接参与定价,但是对一些重要的、关系国计民生的价格,还是由国家控制,如石油价格、电力价格、水价、电话、排污、垃圾收费等。国家控制是指国家经济部规定的国民经济发展指标,由各经营者按分解后的价格控制指标,自主决定价格。那么国家经济部如何监控经营者的价格变化呢?据格雷万特教授介绍,是由该经济学院所属的分布在巴西全国27个州的分支机构来承担这项监控工作。他们已建立了涵盖全国的电脑监控网络,信息互通。他们在全国确定了17.2万种产品和6000种服务作为价格成本监控的对象,每个月通过抽样和自行采样从中抽取15000种产品和服务的成本价格数据进行研究和分析,并将分析结果报国家经济部供政府决策,真正起到了宏观调控的作用,促进了市场经济的发展。另外,我们还重点了解了巴西的电信价格和医疗价格管理情况。

  1、巴西电信价格监管情况

  巴西电信业基本上是全面私营化,政府对电信运营者的控制力极度微弱,电信市场是一个全面开放的竞争市场。

  巴西电信的政府主管部门为巴西通信部(Brazil′sMinistry of Com-munication),负责制订电信政策。1998年,依据《电信基本法》设立了新的电信独立监管主体———ANATEL,取代原通信部负责电信监管的作用,在电信方面实现了专业化监管。ANA-TEL的基本职能是贯彻和执行通信部制订的电信政策,作为独立行使电信监管权的机构,在组织体制上并不隶属通信部,而是依法行使职权。ANATEL的经费来源于电信企业经营许可收费和频率使用收费,但上述费用预算须经国会批准后方可作为监管经费使用。在电信监管方面,ANATEL拥有非常大的自主权,不仅可以根据监管工作的需要制订具体的监管办法和制度,确定有关标准和规则,还有权对电信运营企业直接行使法律赋予的处罚权。在ANATEL内部设有董事会和6个专事监管工作的执行部,并且ANATEL在每个州都设置了办事机构,履行相关监管职责。ANATEL还设置了咨询性机构顾问委员会和战略委员会。在促进竞争和维护电信业的健康发展上,ANATEL起了很大作用。在资费政策上,ANATEL实行分业务不对称管制,即:对长途电话公司资费制定上限,其上调资费需获得批准;对移动通信业务资费不予限制,可依经营状况在上限范围内自行调整资费;由于电信市场的全面私有化,故对资费下限没有规定,完全由市场调节。ANATEL的这种分业务不对称管制政策,其资费标准针对不同的用户和时段,有很强的适应性。如巴西电信的计费方式为1分6秒制,分州内长途和州际长途,州际长途又分为50公里以内、50~100公里、100~300公里、300公里以上等4个区段,分别有不同的资费标准;同时国内长途资费又分第一分钟资费、正常通话费、特殊时段通话费、优惠通话费、最低优惠通话费等5个标准,分别有不同的计费标准。其灵活多变的资费政策,平均了各时段的业务量,刺激了用户消费。虽然电信各个公司都拥有自已的资费标准和体系,但资费方案是用户自己选择的,使用户没有被动使用电信业务的感觉,所以很少发生用户因对资费标准不满意而引发的投诉现象。

  2、巴西医疗价格监管情况

  巴西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。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医疗服务,充分发挥政府主导和市场补充两个方面的作用,巴西通过立法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“统一医疗体系”。1986年,巴西政府为改变医疗卫生领域的不公平状况,明确把保障所有公民的健康权作为各级政府的责任,提出建立“统一医疗体系”并写入了新宪法。宪法规定:(1)人人享有卫生服务,每一个巴西公民,不论种族、地区、宗教信仰和社会经济状况,都有权得到政府举办的各级医疗机构的免费治疗;(2)在“统一医疗体系”面前,人人平等,按需要进行治疗,同时要满足不同地区、不同人群的特殊医疗服务需要(妇女、土著人、老年人),因地制宜、因人而治;(3)强调医疗卫生服务的全面性和系统性,防治结合,医疗、预防和健康教育三位一体;(4)确立分级管理、权利下放和社会参与的组织原则,联邦、州、市三级政府职责清晰、责任明确,区域内居民参与本地区“统一医疗体系”管理委员会的管理。根据新宪法规定,巴西的“统一医疗体系”包括医疗服务网络、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和个人医疗保险制度。一是医疗卫生服务网络由政府举办的公立医疗机构和私立医院、诊所等补充医疗机构两大系统构成,政府为公立医疗机构就诊病人免费提供药品,包括对艾滋病人治疗药品。二是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。国家通过建立社会保障税(个人收入所得税、金融周转税、企业法人利润社会税、企业社会保障税、汽车牌照保险费等)来筹集卫生费用。国家立法规定:联邦、各州和各市政府财政预算中,卫生经费分别不少于15%、12%、15%。 如巴西2002年的卫生总费用占GDP的8%,政府医疗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为46%、私人医疗保险费用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为54%,政府医疗卫生支出占政府财政支出总数10.1%,平均每个居民医疗卫生费用按当地汇率计算为266美元。目前,巴西的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已覆盖了75%的居民,公立医疗机构对病人实行免费治疗,不收取病人任何费用,住院患者还免费享受一日三餐。医院所有费用由政府支出,政府根据医院的工作量,按病种成本核定医疗机构的费用,按期拨付。职工工资和科研等费用由政府另行拨付。三是建立私人健康保险制度。私人健康保险制度大约覆盖25-30%的巴西公民。

  (二)阿根廷

  阿根廷和巴西都是市场经济国家,价格管理模式基本雷同。在阿根廷,我们主要了解了该国的电价监管情况。

  阿根廷政府电力管理部门是国家经济部的能源秘书处,代表国家制定电力方针、政策、法规。能源秘书处下设电力市场管理公司(CAMME-SA)及国家电力协调委员会(ENRE)两个机构来控制整个电力市场的运作,参与电力市场运作的公司有:发电公司、输电公司、配电公司和大宗用户。阿根廷电力总装机容量约1900万kW,其中水电占30%,火电占60%,核电占10%。1962年以前,阿根廷的电力企业是发、输、配一体化、具有垄断性的私有化企业;1962年,阿根廷将电力企业收归国有。长期以来,由于国有电力企业管理层次繁多,机构重叠,运作决策程序复杂,企业管理效率低下,影响电力发展,电力供需矛盾非常突出,国家电力投资缺乏。1991年,阿根廷政府发布《电力改革纲要》,对国有电力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,即面向公司和国民出售全部电力国有资产,进行私有化改造。政府为防止垄断,把发、输、配电完全分离为三大部分,组成自由竞争的私有股份公司,其中发、输、配电公司、大宗用户、国家各占20%的股份,彻底实行政企分开,国家和政府不进行干预,电价完全由电力市场决定。如各发电公司要向CAMMESA定期上报本公司各台机组上网成本价,CAMMESA根据各电厂的机组上网电价,按价格高低排序,低价格排在前面,高价格排在后面,列出开机顺序表。一般效率高、电价低的机组优先开出并带基本负荷,效率低、电价高的机组带峰荷。当根据系统的供求平衡按开机顺序表确定某一台机组运行时,该台机组的成本电价就是即时电网的边际电价,该边际电价决定了这一时刻电网的交易价格。在同一时刻,不论火电、核电、还是水电参与运行的机组,都执行同一电价。当电网负荷下降时,上网电价高的机组即被先安排停发,由此边际电价也随之降低,此时整个电网的交易价格随之降低。用户可根据不同时刻的电价情况决定用电时间及用电量,不必担心发电公司把机组的上网电价报得过高。由于电力市场引人竞争机制,阿根廷的电价逐年下降,电力企业发、输、配电各公司管理加强,人员精简、效率提高,服务质量明显提高,用户和政府满意。

  三、几点启示

  通过对两国以上情况的考察,我们认为,巴西、阿根廷与中国同为发展中国家,其中一些发展经验值得中国借鉴。一是巴阿两国都拥有许多发达国家的基本特征,政府强调各项经济活动都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,都有比较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,私有化程度较高,原有电力、电信等资源性产品、垄断性行业的商品价格绝大部分由垄断引向竞争,形成了以市场价格为主的市场价格机制和体系,体现了公平、公正原则。而我国经过20多年的经济改革,虽然绝大部分商品价格已放开,但价格市场化程度仍然不高,突出市场机制作用,深化以市场为导向的价格改革力度有待加强。二是巴阿两国都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公共财政体制,只要是公益事业或公共产品,如公立医院、义务教育等费用,国民不必承担,全部由政府免费提供。三是巴阿两国虽为发展中国家,但他们实行市场经济的步伐快、力度大、法制完善,市场价格监管比较规范,不正当价格竞争行为极少,这为我们进一步制止价格欺诈等违价行为、为消费者营造良好的价格环境提供了借鉴。


中国总部办公室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潘家园东里21号楼三层

电话:010-87709325

24小时热线:13810563056

邮箱:2853562370@qq.com

QQ:2853562370 2853562373

网站:http://www.bgbtis.com/